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】 We Are Carnival

#三观不正# #一点R描写和X暗示 和中二 #

◈ 自嗨摸鱼片段
◈ 总之是现代AU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◈BGM点我◈




傍晚,港口仓库。

安迷修端着85式藏身暗处,铁皮集装箱一棱棱的纹路磕得难受。咸腥的海潮味席卷而来。

再等等,安迷修咬牙自我安慰,等那群混蛋归巢,一网打尽。

耳边固定的通讯器频频出现连接杂音,监视员的声音忽远忽近:

“队长,你旁边的是...”

旁边?类似路人告诉你过世已久的老父亲今天给你寄了一封信,安迷修的背脊惊出了冷汗,而当他下定决心转头,这份不适感瞬间转变成了愤怒与无奈。

那人朝他摆摆手,跟路过菜市场似的。

“狙击手能瞄准。” 监视员好心补充。

“先别动他,任务不变。” 安迷修故作镇定。

“了解。”

说真的头挺疼。

“惊喜吗?”

惊喜,超惊喜,超意外。

雷狮看了眼安迷修手中的85式,他自己拿的是AR卡宾,没好到哪儿去,至少比安迷修好。于是他比中指以示嘲笑 。安迷修按住太阳穴,还没有缓过来,

“恶党,为什么......”

“你说呢?” 他突然沉下嗓音,轻浮的笑容全然消失。

安迷修了然。心里明镜高悬,只是缺乏点勇气。雷狮坦坦荡荡,安迷修不免觉得输了一截,他暗指通讯器,表明他们说的所有话都会被监听到。

雷狮收回目光,看似专注地等待,悄地里捏了捏安迷修的小臂。安迷修回掐了一把他的腰。




小老鼠们踏入陷阱。

卡宾一枪爆开头颅,击碎了半个脑壳,温热的礼花首先鸣响。比安迷修的计划早几分钟。

“先发制人,你懂的。”

“......”

满地是红色的脚印加肉屑。
由于某人的加入,围剿任务硬生生被渲染成屠戮盛宴。

「我们带来狂欢。」

“比起枪,我更喜欢刀。” 

雷狮这么说道。他擅自跑到前面,安迷修不得不让部署的人手注意周边,小心这头杀意满载的狮子。

带齿沟的薄面划破皮肤,割开血管,亦或由上至下猛地贯穿肌肉直抵骨头。他踹飞对准自己枪支,直拳击打敌人的下颚,身影雷厉风行。

“因为烧焦的脂肪味比较恶心。” 他甩去缠住刀片的器官组织。

安迷修冲出掩体,快速点射掉雷狮身后的敌人,子弹特意避开动脉血管,红浆只涩涩溅到雷狮白色的头巾。血能让野兽兴奋,但雷狮不喜欢被飙一脸。
敌人失去应战能力,半瘫地等待着,痛苦逐渐剥离他们的意志,直到被雷狮切断最后的呼吸。

「我们就是狂欢。」

硫磺火药在烧灼兴奋的神经。

玻璃天窗的碎片自头顶倾泻而下,反射出细小的虹色光芒,落于地面跳跃起舞。




你看起来很享受。

......

因为他们都是恶党吗?可以尽情地...

闭嘴。

卸下你伪善的面具。

“我都说了闭嘴!!!”

安迷修单手攥住雷狮的衣领,把他掀翻在地。腾出的另一只手从衣服内侧掏出手枪,是师傅送的鲁格P08,安迷修自小随身携带。

“逃窜的杂鱼就留给你的小队。” 视线正前方是黑黝黝的枪口,他依旧轻松如常,“我们来干点正事。”

雷狮双手覆上安迷修持枪的手背。
指尖传来体温,安迷修有些措手不及,对方领引枪口往下移,拉近唇边,亲吻他手中的枪。

“ !”

安迷修当即抽出手,颇强硬地加重压在他身上的力道。不能再继续下去了。

他又低声轻笑起来。他说我喜欢看你吃惊的表情,你那无趣乏味的生活,需要增添一点刺激感。

不。正如过去无数次般斩钉截铁。

安迷修反抓住雷狮的腕骨。

“跟我一起回去,”

“接受法律的制裁?” 雷狮替他说了下半句。

唉,虽然我经常以恶制恶...你该不会真的认为——

——我还有救吧。

他竖起食指和中指,作出夹烟的动作。要不要来根红苹果香烟?

趁着安迷修恍神,一声响指就像一簇小小的火花,刹那间点亮了整间仓库,强光刺得安迷修眯起眼睛,烟雾从缝隙中钻入,在仓库内迅速扩散,无毒但足够呛人。

安迷修开始剧烈地咳嗽,手上的力道被雷狮轻易挣脱,暗道糟糕却也无可奈何。烟雾深处扔过来一个面罩,雷狮稳稳接住。

“下次再见。” 他系好带子,面罩压在头顶碎发有些乱糟糟地翘起。

安迷修半跪在地,堪堪想要举起手枪,手臂抬起之前,有什么柔软的物体贴上脸颊,耳边是属于雷狮的短暂的呼吸声。

被偷亲了一下。

“啊?” 脑筋没转过来。

“队长!他外边有人接应,要不要...”

通讯器发出滋滋杂音,监视员吵闹地指挥善后,探光灯在地上乱扫。那个飞扬跋扈的身影早消失于夜色。

“算了。” 安迷修用衣袖掩住下半张脸。

今天权当便宜他。




烟雾快要散去。

“没事了队长,你干嘛还遮着脸?”

“?!...呃...昨天感冒,最近不是流感挺严重的哈哈哈,又碰到没良心的放烟雾弹。”


没等队员回应,安迷修快步走出废墟,希望黑夜能遮盖爬上耳根的红。


差点就动摇了。真是个危险的家伙。








【*】《Life will change》《Last surprise》歌词参考
【*】红苹果牌香烟是昆汀虚构的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非常经典老旧的地点
是在安利歌(顶锅快速逃跑)
评论 ( 12 )
热度 ( 244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