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R18】 雷先生,您的APTX4869...

#年龄操作注意# #内容低俗请务必避雷#

◈ 原作延伸
◈ 恋人前提
◈ 雷狮先生:20前前半→10前前半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药效影响思维是推进性的...所以...OK?





“安迷修———”

他躺在三十平米大的白釉浴池里,水雾蒸腾盘绕,将他的声音拉长了一倍,带声的白气穿过浴室顶的门缝,随后沿着天花板钻进安迷修的尖耳朵。

放下今年的宇宙通缉单,安迷修端起某人早准备好的托盘,推门而入。

水面上浮动片片花瓣,富丽堂皇的金色墙面和透明吊灯映照出虹色渐变。安迷修脚跟还没站稳,就被资本主义的钻石光辉闪花了眼。

“放这儿。” 他敲了敲身旁的瓷砖。

安迷修撇撇嘴,小心地走过湿滑的过道,饮料托盘与地面发出清亮的碰撞声。

“再近些。” 他紫瞳上挑,朝安迷修勾眼。

安迷修走近蹲下身子,想推一把托盘,不料手臂被某个力道捉住。

“雷...!” 话没说完,安迷修被猛地带进浴池。重物落水场面感人,半米高的水柱宛如小型喷泉,等他站起身衬衫已经是半透明,裤管全浸泡在水里,几片花瓣黏着皮肤像是点缀大蛋糕的繁花糖球。

看着骑士湿淋淋的尴尬样,雷狮不禁弯腰狂笑,拍打起的水花又溅了安迷修一身,先前完好的地方也难逃毒手。

安迷修的脸是肉眼可见的阴沉 ,他反压住雷狮的手腕,下身抵在分开的两腿之间。

“我不介意在这来一发。” 雷狮止住笑意,空闲的那只手拉下安迷修的裤链。

“别闹了,雷狮。” 威慑完全没用,安迷修真的是拿他没办法,松开雷狮转身就要走。

马天尼酒杯盛着冰蓝色液体,雷狮拿起自调的鸡尾酒,轻微晃动后,绵密气泡从杯底直往上冒,他静静地看了会儿,然后一饮而尽。

“记得最多再泡十分钟。” 步伐间漾起圈圈水波,安迷修不打算多留,只想尽快上岸换衣服。

背后贴近的触感令他停下脚步。

雷狮主动环抱正欲离开的骑士,温热的呼吸吹在安迷修裸露的后颈。

“真的想做?” 安迷修的态度有些缓和,这类亲昵的举动,也算是彼此心照不宣的秘密。他无奈地回身,却发现雷狮脸色不太好。

血液流速加快,身体的热度以不正常的速度上升,雷狮难受地抓扯安迷修的衣服,本来就皱得不成样子的衬衫,此刻变得更加凄惨。

“是不是待太久了!先上去休...”

“别紧张,只是一个小实验,之后你会明白的。” 雷狮中断他的絮絮叨叨,换上了难得正经的语气,“我说停也不要停,安全词老规矩。”

这个时候说什么安全词。安迷修有种不详的预感。

来不及细想,雷狮痛苦的呻吟声很快转移了他的注意力。针扎般的疼痛蔓延到心脏,接近高浓度纯酒在胃里翻涌的燃烧感,躯体似乎快要蒸发,雷狮的意识开始飘散,昏迷前他留了一句话,安迷修没听清。

要...要人工呼吸吗?隔着薄薄的衣物,安迷修慌神地紧抱雷狮,他真切感受到怀中的躯体在发生反自然的变化。例如,雷狮的骨架在缩小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安迷修心中是踏空楼梯般的惊悸。真称不上好的体验,触及心里最糟糕的回忆,任谁都难以经受。与雷狮的体温恰好相反,安迷修浑身的血都凉了一半。

“雷狮?” 安迷修不敢轻举乱动,抱着雷狮在台阶上坐了很久,水珠顺沿颈项淌过喉结和锁骨。待热度逐渐降低,呼吸与心跳趋于平稳,他才尝试呼唤恋人的名字。

“...唔...” 怀里的脑袋应声动了动。

安迷修没来得及作出反应,倏地被某个力道推开,力道比以往要柔和许多,拳头轻飘飘的,但还是准确击打在胃部。安迷修吃痛地捂住肚子。

“放开...!热死了!” 陌生的声音让安迷修心下一惊,他诧异地循声望去——墨蓝头发紫眼睛,即使赤身露体依旧傲岸的气场,声音的主人俨然就是雷狮。

可眼前的雷狮,分明是小孩子的身材。比安迷修初次遇到雷狮那时还要小很多,少年的棱角尚未长成,腰侧曲线圆润,连膝弯也是圆圆的,笔直纤秀的腿浸在水里显现出美好线条。

平日看惯了雷狮大爷似的脸,如今面对需要弯腰的小孩,安迷修的大脑有些当机,说话也带上了礼貌温和的调子。

“你...我...请问...你还认识我吗?”

雷狮抬起略显稚嫩的面庞,大眼睛扑闪扑闪,满是惹人怜爱的无辜味道。他理了理杂乱的额发,张口言道:

“来对个暗号,安迷修我〇〇〇。”

“... ...” 安迷修大约猜到那句漏听的话是什么了。

雷狮原地把自己摸了个遍,从头到脚完好无损,除了声音没到变声期,听着怪变扭。过去的回忆片段强行复苏,导致脑子里混乱颠倒似乎缺失了少许记忆,但大体意识并没有受影响。

“安迷修,你裤链没提上啊。” 确认完身体状况后他开始嘲讽安迷修。

“出去换好衣服,给我解释清事情原委。”

雷狮眯起眼睛,骑士明显有移开视线。利口酒杯盛放的酒液尚有余,他拿起另一杯酒直接往安迷修嘴里灌。

“机会难得。” 他笑得像个小恶魔,“难道你不想和我做?”

从孩子嘴里说出来总有深深的违和感,但不得不承认这极具诱惑力。

“那你可别后悔。” 毕竟做到喊安全词的程度,也不是一次两次。


【链接不蓝见评论】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https://m.weibo.cn/6220372128/4130640477597279












【*】APTX4869 in原作是会大概率搞死人的,此处为(大家都懂)道具
【*】这样的浴室装修请不要学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可能存在造成不适的内容...我先道歉
性质比较难定义,就不多说了(),但还是希望各位有一个健康向上的理解

唉 临时突发脑洞 把这篇捡了起来
人生不易~别抓我进局~🎤dududu~

这本来是个儿童节脑洞 / 纯情的甜饼
为什么、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……


因为是复健...还能下口的话能不能给个五星好评orz

评论 ( 104 )
热度 ( 1450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