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R18】 Rani Spire

#清奇play 请谨慎且严肃# 

◈ 架空现代都市
◈ 吸血鬼安 黑度little
◈ 人类雷狮 轻微恐高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@九条南北 
你们鬼畜北哥点的 飞天ml+恐高(我尽力了)
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 —




夜晚车流的灯光穿梭而过,虹色线条笔直,照亮了路灯背面的小巷,遗留的雨滴从暗篷凹槽滚落,落在水洼,霎时一声清响。

“你这混...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 青年怒吼着右侧脸颊结实地接下一拳,他的身子直接撞向地面,这下估计是撞昏了头,原先意气风发的面孔正眼冒金星,再说不出尖锐话语,他慌乱地用四肢爬回自己的小团体。

雷狮松开另一个人的衣领,那人立即无力地跌坐到潮圝湿的地面。“行呗,允许你们几个一起上,反正杂鱼的数量再多——” 高扬起的下巴似是嘲笑,“也就是杂鱼而已。” 

寻衅滋事的态度显然惹恼了这群人,为首的头领眼睛眯成弯钩,脚尖使狠劲踩起一根钢管,比了个暗号,示意打圝手们就位。数量优势构成包围,雷狮不以为然地甩甩手,关节处掰得咔咔作响。

包围圈越来越小,沉寂的气氛压抑异常。

“什么声音...有谁在那里!” 不知谁的惊呼突兀地打破了平衡。

暗巷尽头的路灯闪烁,影子忽暗忽明,深不见底的夜里有什么在涌动,飞蛾成群扑楞着翅膀,噪音杂乱,脚步有条不紊地渐渐接近。队伍靠外的人很快注意到异常,“我圝操,难道是条子?” “闭上你的乌鸦嘴!管他圝妈圝的是谁,不想死就滚出来!!!!” 

不安的躁动没有中断,声势反而愈发激烈壮圝大。混混团体开始自乱阵脚,雷狮手插口袋,一反方才些许紧绷的神经。
他的背后,遽然升起一个巨大黑影。

“头儿,好像不太妙......” 几个认怂的颤悠悠地转身,眼见状况不对头拔腿就跑。

真是撞到大运了。百年难遇的都市传说确确实实地发生在眼前。

小混混头领瞪大双眼,手抖得握不住钢管 ,他故作镇定地龇牙咧嘴,“先撤,你小子等着,老子总有一天把你的腿打折...” 话没放完,嚣张地圝痞脚下的影子猛地蹿起,接着耳畔是劈劈啪啪的碎裂声,飞出去的身影在空中转了半圈,划出一道扭曲的弧线。

短暂的惊愕后,人群爆发出恐惧的叫喊,头顶奇怪发型的小混混们瞬间作鸟兽四散。

小巷再度恢复静谧。


雷狮始终保持冷眼旁观。他轻巧地斜靠还算干净完好的一面墙壁,仿佛周遭的一切都与他无关。

“这周都已经几次了?你们吸血鬼真是阴魂不散。” 黑影里走出一个人形,雷狮迟迟地开口打招呼。

“我以为这是爱人正常的约会次数。” 被称为吸血鬼的青年叹出一团冷峭的气息,白色的贵族领结打得一丝不苟。与冰凉的体温不同,他笑起来像是街坊邻道里的花店小哥,眉宇间甚至有几分温和,如果忽视其夸张的复古服饰,他的样貌足以帮助他无障碍地融入人类世界。

雷狮懒得动口理论,他熟练地拉低内衫的领口,毫无保留地展现白净的颈项。颈动脉微弱地搏动,安迷修清晰听见鲜美的液体在血管里流动,“傻站着干吗,不喝吗?” 

“今天先等会儿。” 安迷修摸了摸自己的尖耳朵,“我有东西想带你看。” 

“把话说清楚再走,如果还是像上次的食人鱼表演,我可不奉陪。”

雷狮无视了安迷修伸过来想要牵他的手。

作为人类不吃硬也不吃软,吸血鬼琢磨不透雷狮的奇怪脾性,他缄默片刻,决定自行降低惊喜度来换取通行证,“我们去西郊。”

西郊?出现在地铁口宣传横圝幅的关键词,狂欢节表演的举行地。但是那地方偏远先不说,真赶到场也是人挤人,情调成分等同蒜香烤翅蘸红酒。

雷狮准备好了拒绝,没想到安迷修先他一步,“空中的视野不会差,专属你的VΙP位从来没少过吧。”

“安迷修你难道不知道我...” 

“距离表演开场时间已经不多,” 他眨眨苍绿的眼睛,“我们现在就走。”

展开黑色披风,影子疯狂攒动宛如撕咬肉骨的怪物,飞散的颗粒聚拢成扭曲的形体,怪物具有意识,空洞的眼窝转向雷狮,两三步跨过距离,温顺地俯趴在他的脚旁。

“想来强的?” 雷狮挑眉,眼神戒备地向后退去。

“请放心,” 吸血鬼优雅地欠身,“我会负责抱紧你。” 

“等...!!安迷修!!!” 

雷狮气急得想揍吸血鬼,却被黑影缠住了双脚。安迷修一手绕过雷狮的肩部,将他整个横抱起,抱着对方的腿弯的手使了点劲——根据经验教训,防止乱踢的安全措施一定要做。

扇起的气流向下冲击地面,离开狭窄的小巷缝隙,吸血鬼的翅膀才完全展开,今夜月光闪耀,轻薄的翼膜呈现半透明状,表面淡淡地浮了层银光。


城市没有星空,夜风飒飒糊了雷狮一脸。

太糟糕了。雷狮紧张得连大气都不敢出,他从未对安迷修明说,平时拉着吸血鬼乘坐地面交通,说是体验生活,实际原因是自己恐高。

他无安全感地作死朝下看,结果被遥远的城市光晃得头晕目眩,心跳频率迅速加快。晕吸血鬼的症状愈发严重,身边没有药,雷狮低声暗骂着往安迷修怀里钻。

“雷狮...既然害怕就不要乱动。” 安迷修遵守承诺抱紧了他,得到的回报是这具温热的躯体毫不克制的纠缠,还每每蹭到关键部位。生命鲜活地跳动能轻易挑圝起不死生物的好奇与渴望,略长的发丝扫在面颊痒痒的。

“害怕这两字不需要你教我,倒是你小心点飞,别被麻雀撞伤脑袋,事后又来找我抱怨。” 

雷狮嘴上死活不承认,他不是喜欢撒娇的小动物,特殊情况亦然,回归陆地后他还是那头肆虐的野兽,伺机咬碎猎物的骨头。

吸血鬼微笑着回应,隐藏不住内里的獠牙。

当狩猎者成为被狩猎者,征服欲如毒药渗入五脏六腑,尤其是——这般美丽而危险的存在,低圝劣绽放的玫瑰难以描绘,雾气朦胧,湿圝润了酒杯干涩的边口。


安迷修落脚在高楼建筑物的天台,久未经修的栏杆啪地断裂,鞋尖着地,扬起一轮灰尘,他弯腰轻放下怀中爱人。
雷狮气没喘过,昂首瞧见夜色中燃起的幽幽红光。

“呵,刚刚装什么假正经,早点吸不就好了…” 他嗤笑,边说边脱衣服,安迷修沉默不语,按着雷狮的胳膊把他压在地,左手下移,欲解圝开碍事的长裤,结果被雷狮一脚踢在胸前肋骨。

这死脑筋的吸血鬼总是这么突然,弥漫的气息就像抵在赤圝裸皮肤上的冰冷刀锋。

“抱歉。” 信息量简短,蕴含的歉意倒是真情实意。安迷修舔舔嘴角,以谦敬的态度重新处理衣物,布料脱离躯体,肌肤失去庇护,高贵修圝长的身姿为此俯下。


【链接不蓝见评论】↓↓↓↓↓↓↓↓
https://m.weibo.cn/6220372128/4134273910389536


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被锁评的小伙伴我要先道个歉,非常感谢你们的评论,我有好好地珍藏着🙏
文明lof抽风查我,我要作个文明人

我中途真没有笑
特别的严肃正经
感觉灵魂升华了
......求求求求你们不要挂我

【为表心意接下来由我来唱支歌】

3,2,1

摇晃的红酒杯🍷~

嘴唇像染著鲜血👄~

那不寻常的美💅~

难赦免的罪✝️~

谁忠心的跟随🚓~

充其量当个侍卫👮~

脚下踩著玫瑰🌹~

回敬一个吻当安慰💋~

啊~可怜🥀~

评论 ( 40 )
热度 ( 1348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