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草民不懂面的黑


#很惭愧,就是吃个面
#很丢脸,竟然有标题
#而且还是偶像pa前提





“你快吃呀。” 一只大碗推到安迷修的正前方。



安迷修死盯着白瓷碗里那团黑麻麻的不明物体,上半张脸也跟着黑了,他的眉心皱成一团,如临大敌。



“传统墨汁面” ,相当朴素的名字,想必味道也会很朴素......但愿至少比雷狮炸裂锅的料理好。安迷修深吸一口气,右手举起钢叉。



头顶悬挂水晶灯具,安迷修手中的钢叉闪出一道可怖的光芒,杀气腾腾,誓要跟面条死磕到底的架势。“我说你,至于吗。” 雷狮看笑了,“饿成这样眼睛都发绿了,哎,如果你中饭没吃,我再给你叫一份。”



“不!...不是...我是说不用了,谢谢......” 安迷修垂下眼睫,整个人都蔫掉了半截。那道可怖的光闪了好半会儿,便没了动静。他颤悠悠地缩回手。



安迷修脸色复杂,像座同样忧郁复杂的古希腊雕像。



“怎么?不喜欢?这可是本店的金牌明星菜品,每日限量十份。” 雷狮勺起一调羹奶白色汤汁,不符形象地叨叨念道,“我废口舌和人脉帮你插队预定,没想到你架子还挺大,说不给面子就不给面子咯。”



什么?!这碗东西竟然是金牌明星产品!安迷修震惊地抬起脸,目光在大碗和雷狮之间游移。



草民不懂面的黑,安迷修开始怀疑自己的审美出了差错。他低头反复重审了几遍,纵使那浅黄色奶酪削成半透明的薄片,青翠的蔬菜煸烧得恰当好处,边缘有鲜红的小番茄点缀其上,更添一份自然趣味。



但是无论怎么看,这碗面都是如此的暗黑。这根本就是章鱼触须的死亡缠绕吧。



绝望地闭上眼,安迷修已经能想象八爪怪在童话色彩里邪恶扭动的场景。



不是安迷修不给面子,他很想给面子,只是他活到现在真没碰过墨汁做的菜——况且这玩意儿不是墨鱼防身用的吗?你们拿来吃太不尊重墨鱼了。安迷修扒拉着那几片看上去最正常的绿叶,扒出了底下好几块不明香料,奇形怪状的,唉,他小声叹气,心想你们高端人士吃饭是不是歧视菜油和芝麻香菜。



雷狮的一碗汤快见底,安迷修还在那儿瞎变扭。他有点不爽,但转而联想到安大明星之前也是变扭半天才肯摘下口罩,心中大悟,于是挑衅一笑,指了指安迷修身下的沙发,说:“这家店算我家企,虽然我早和他们分了……啧,他们还求我回来呢。总之这儿没风险,门口那些西装壮汉你看见没,保证一条狗都放不进来。”



安迷修仍然不动,雷狮又善解人意地补充道:“墙外有红外线拦截,来一个电一个,无人飞行器肯定拍不清你这张人神共愤的帅脸。”



话已至此,不得不动。安迷修假装没听懂话里嘲讽,冒着对面明晃晃的目光,终于叉起了一团面。



安迷修手抖,黑色的浓稠汤汁滴在盘子上,他皱眉,凑近了张嘴,以灌中药的表情闭眼往嘴里倒。



嗯......



棕色发旋顶,那撮原本蔫着的褐毛,翘了起来。



“怎么样不错吧。” 雷狮一脸我没骗你的表情。



“还行......” 安迷修嘴上矜持文雅,脸上那两眼珠子噔地就亮了,如沐春风般沉浸在墨汁的海洋。奶油与葡萄酒不显突兀地调配在一起,虾仁和贝类口感新鲜,一点点柠檬汁去腥增色,隐藏在这道菜暗黑表面下的是独具匠心的高手工艺。



不愧是高端界,品味就是不同,安迷修心服口服。他夹起一圈鱿鱼,嘴里嚼着不知道名字的海鲜生物的腿,含混道:“那你为什么不给自己点一份?”



雷狮笑而不语。



安迷修毕竟是个成年男性,虽然平时(在公司经纪人粉丝自尊心的四重压迫下)注意饮食控制身材,不过,偶尔也得给自己放个假是不。他飞速扫完一碗面,意犹未尽地咽下最后一口金牌料理,正打算优雅地结束战斗——



只听见咔嚓一声响。



卧槽!安迷修顿时惊出了一声冷汗。说好的一条狗都放不进来的呢?雷狮的保证也太狗了。



相信雷狮的自己也很狗。



艺人偶像对快门声最为敏感,凭着多年训练而成的反射神经,安迷修下意识地朝镜头温柔一笑。



...... ......



噗。



等等,好像不太对劲。安迷修的笑容僵在脸上,他分明听见了对面雷狮的窃窃私笑。“雷狮......” 雷狮打断他说你先甭讲话,我有正事要做,然后把手机藏在桌底,眼神专注地在翻看着什么。



“雷狮你该不会......” 安迷修伸手探到桌底,被雷狮用膝盖撇开。



“哈哈哈哈哈你、你傻的吧哈哈哈哈还配合地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!!!” 雷狮自欣赏完就没憋住嘴角的上扬,他开心地一巴掌糊在桌子上,笑得那叫一个得意猖狂,黑木桌腿都被震得抖了三抖。



安迷修这次脸真黑了,他拿出自己的手机照照,果然,嘴边是没擦干净的墨痕油迹,歪七扭八,效果跟小朋友用记号笔在脸上画简笔鳖差不多。



“你说你多大的人了,” 安迷修无奈地摊开纸巾,“做事还那么幼稚。”



唉,他又叹气了。雷狮特意请客约饭,纯粹好心才奇怪。



“这叫以眼还眼,以牙还牙。” 雷狮笑出了生理眼泪,泪花没抹掉就挂在眼角,清亮通透,看得安迷修一个心悸。



满堂的笑意渐渐收敛,当愉快的尾音彻底落下,他们沉默面对满桌的残羹余饭。安迷修捻着手指,还在思索方才的不和谐变动,雷狮看烦了他雕像般的严肃表情,筷子一拍,瞬间震回安迷修的发散性思维。



目光直接投向对面,似是习惯性地无意提起。



“还的东西...你没忘记吧。” 他说得很轻,混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。



安迷修合起纸巾,直接回看雷狮略显尖锐的紫眼睛。



当然没忘记。



安迷修从没跟其他人说起,那张照片,他删过无数次,恢复过无数次,甚至一直藏在备份云端。雷狮弯眼等待回应,单手支着下颚,手指纤长呈现出一道好看的弧度。



完美的外形,观众的宠儿,令人即使挖空心思也猜不透。



“......” 安迷修说不出口,明明选择权在他手里,恍然间却有种落败的错觉。虽然他们本来就是竞争对手,总有个胜负相论。他咳嗽一声去看腕上手表。



时候不早,安迷修摆整好餐具,便起身离座。“我明天有个通告得早起,先走了,谢谢你请的饭。” 他顿了顿,“下回我请你。”



“难道你舍得请我吃限量菜品?”



“算了,我不是像你这样小心眼的人。” 言下之意是不跟你多计较,我赶时间撤退。



“不是小心眼,是机会主义。” 雷狮纠正道,没点破他生硬的转移话题。



“既然你说是机会主义,那就是了,反正后面有大群的迷妹拥护这个信条。”



“你也一样,骑士先生。”



“那么祝你晚安。”



安迷修走过雷狮,特意放慢了脚步。时间在此刻仿佛被拉长了无数倍,身影交错重叠,擦身而过的刹那,果不其然,耳畔轻飘飘地传来一句:



“舞台上见。”



“...舞台上见。” 他轻笑。















万恶的资/本/主/义/家压榨人民公仆
 @九条南北     @七濑沫酱 
我真的只是吃了个面...然后有感而发
没想到......唉............
是我心太软!!!还我血汗钱!!!!!!!!

评论 ( 13 )
热度 ( 36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