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架空】 恒等失温(五)

激情月更(这篇我想了想是真的好想坑,姑且还是撤TAG不害人了,我要为大家快进)

◈ 幽灵安迷修X高中生雷狮
◈ 现代架空伪全员
◈ 轻松路线的悬疑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初春的温度不至于太凉,空气清朗;耳畔的风轻轻啼唱,隐约可闻间,吹起额前碎发;地平线上升起第一道曙光,雾气像鬼魂似的,悄无声息地四处旁逸,消失在市井巷子里。

指尖在颤抖。

卖菜小摊的阿婆摆出一车小菜,猫足轻踏墙顶留下一串足迹,闹钟响起唤醒一个清晨的梦。这些常见的,罕见的,令人愉悦的地方,全部收揽眼底。

往前走。

犹如旧电影的回放,画面闪烁着雪花点,镜头摇晃,透过油腻的栏杆缝隙,孩子们的哭喊近乎刺穿鼓膜,心脏失控地剧烈跳动,污渍沾满虎口血痕布满手心。

叹息后,舌根有点发苦。压在枕头底的书信,好像还没送出去。

往前走。

树叶轻盈坠落,风声更加强烈地灌进耳朵。





今天拜访的人是不是太多了?

帕洛斯僵直在原地,大脑在飞速运作着,天然的恶意只有打开门的那一瞬,现在已尽数褪去,除了周围的空气温度降低了些许,恐怖片的经典情景暂时还未发生。

'安迷修' 熟练地从边柜里取出拖鞋换上。他站直身体,以身高优势俯视房主人,面无表情地看了会儿后,大概是觉得这样不太礼貌,于是艰难地扯动僵硬的面部肌肉,角度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,扯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。

帕洛斯尴尬地笑笑,回了一个正常笑容,心里盘算着他该不会也有远房弟弟......

“我是安迷修,打扰了。” 安迷修自报家门。

帕洛斯心里咯噔一声,最后的希望算是破灭了,他重整呼吸,决定用擅长的语言周旋:

“深夜拜访...是有什么挂心的事吗?我家一没金银珠宝,二没藏尸造假。” 三没逆风水造楼,“我就是个普通小百姓,如果有特别想要的东西,我可以尽力烧...送到你那儿去。”

“...... ......”

安迷修听完他的话,没作反应,自己径直朝屋里走,四处查看像是在寻找什么。帕洛斯就跟在他后面,兜兜转转,兜到了卧室房门前。

帕洛斯不声不响,思绪蜘蛛网样地排布开来,几番观察下,已经将这位不速之客划进沟通麻烦但危害性不高的范畴。

所幸不是丧尸一流,大脑和控制中枢应该还顽强存活着。

他正在心底圈划,偷偷摸摸地想着如何糊弄,突然看见安迷修手握门把,右手使力轻轻一转。

“等!别开!”

帕洛斯没来得及阻止,安迷修先他一步走进卧室。

完了。刚刚动作太急,老大他————

普通的房间,四壁可见,台灯映出暖黄的光,旁边的半面墙贴满了贝斯手的海报。雷狮衣衫不整地晕在未铺好的床单,薄薄的黑色背心盖不住上身而露出一截腰肢,原本热气雕琢的红泛去,留下大片的白色肌肤。

由于帕洛斯先前的随意一抛,雷狮的姿势比较尴尬,长腿搁着高高的枕头,半边悬挂着,侧腰弯曲成柔软的线条。

安迷修目光复杂,手都忘记松开门把,呆愣了足足五秒钟,帕洛斯小心翼翼地偏头去看他的表情,分明看到那张生硬的脸抽了一下。

“我们先出去吧。” 帕洛斯顺着打个圆场,“他今晚在我这投宿,结果躺浴室外了,最近都是些什么事啊。哎,你...”

安迷修迈着同样生硬的步子,走到床边,没等犹豫,便握住了雷狮的脚踝,拎起那条放肆的腿放回床单平面。帕洛斯的内心受到了第二次冲击,敢情圆场是多余的,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家被子一掀一盖,精准地埋住雷狮全身,放眼望去,仅能看到头顶的几簇头发

雷狮的体温很低,呼吸倒还平稳。安迷修静静地坐在床边,这是他变成鬼后第一次体会到温度,指尖触摸皮肤,有种奇怪的感觉。

神经电波在混乱地波动。

明明先前看过无数次。雷狮喜欢上课枕着脑袋睡觉,前边竖着一本书,午休间隙他会躲在学校后院的绿荫底,打铃前都不会醒,老师气急就会亲自找上门,还有家里忘记拉窗帘的时候,冷气钻进屋,他拼命拉扯被子,直到连人带被裹成锥形。

帕洛斯的脚步声突兀地闯进房间。

“你是叫帕洛斯..?” 安迷修尽量放缓了语气,每个字还是像冰块一样,铿锵有力地砸在地上。

帕洛斯冷得直打颤,右手插进口袋,回应地点了点头。

安迷修又转头去看被窝里冒出的那几缕黑发。

“是我太急躁了。” 他若有所思,“有件事我想尝试一下。不过在此之前,我得先表明自己的诚意是吧。”

帕洛斯在口袋里握紧了手机,只要按下快捷键,就能立刻拨通隔壁,他不露声色地想,特意把佩利的手机放他脑袋旁果然没错,也不知道铃声响度足不足够。

“不用这么戒备。” 安迷修摇摇头,“我是来寻求合作的。”

“合作?” 帕洛斯眯起了眼睛。和死人谈合作,真是前所未有的有趣故事。

“你应该相信我。”

“凭借什么。”

“凭借我所知道的一切。” 他蓦然抬眼。

红石榴花暗自绽放。从朦胧开始,因冲动而打破循序渐进——所以这是个机会,风险常与利益同行,既然跨越了死亡深谷,总不能空手回去。





梦境无止尽地朝深处延续,雷狮沿着石子铺成的小路向前走。头顶和底下是深渊,两旁在放映陌生的故事,暖黄色的底光,冰冷的人物轮廓,还有些重叠的只言片语。

''' 闭上眼睛。''' 深渊告诉他。

出于本能的,他阖起双眼。

身体失重般悬空,他以为自己会粉身碎骨,却在最后关头稳稳地下落。

“雷狮!”

吵死了。吵闹的声响显然不是一剂良药,雷狮是愈发地头晕脑涨,眼皮沉重,他懒得睁开眼。恍然间,好像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在蹭他的脖颈。












【*】有引用《瓦尔登湖》的语句

TBC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可能受到了一条雷狮的影响
我现在满脑子都是:
帕洛斯的被子,盖不住雷狮...上边进去了,底下肯定会露出半截......底下进去了,上边肯定会露出脑袋......

你问我为什么没有123...因为我一直想坑啊(动人场景会有短篇的)
唉这设定太复杂了都不能好好谈恋爱,我给你们讲其它的超长满怀爱♂意的jkutdsascbjnjbzd
评论 ( 12 )
热度 ( 121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