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ABO】 黎明抵达(1)


◈ 标配AO
◈ 架空背景
◈ 含有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秋露打湿了松叶,Impala的排气管滚出黑色油烟,辗过平平仄仄的石子路,驶下斜坡,拐弯停在生锈的横栏前。

Hotel的标牌字样废了上半截,吊在三层高楼房的中段。

值班室里坐着一位女性,很不巧,今天她值夜班,白天忙碌于而没有休息,她有点疲倦,广播叽叽喳喳的,尽是讲些令人头疼的严肃内容,她拔掉收音机的电源插头,低头欣赏自己新做的指甲。看无聊了,她就昏沉沉地趴在桌上小憩。

车灯闪了几次,一明一晃,静静地等待没有鸣笛。她注意到闪烁的光亮,急忙立起上半身,对着话筒,语气略含歉意地说:“您好,请出示身份卡。”

车窗摇低,车内飘出年代感的摇滚乐,路途单调漫长,需要刺激物振奋精神,以防止昏睡。

从主驾驶递过来一张卡片。

“安迷修,男性Alpha,年龄......” 她刷了下卡片,电脑上立刻出现了完整的表格,都很普通,直到她扫到右上角的证件照——这简直是上天掉下来的福利。她悄悄瞟了眼车里的男人,夜色浓重,她看不真切,只是依稀的面部轮廓就够养眼。

她的语调变得欢快起来,矜持和职业素养,谁在意呢。

“只有您一人吗?”

“是的。” 他的声音也很好听,恰当收敛的气息显得十分绅士。

“根据规定,请允许我检查您的车。”

汽车贴膜反着光,看不清内部,她应该亲自上前检查。她够累了,不情愿再多走几步,可是如果违反旅馆规定,又会导致她弄丢好不容易得来的饭碗,作为一名女性Beta,干这活已经达到了她的心理预期。

她撑了把桌子,刚刚站起身,眼前Impala的车窗突然全部摇下。

月光照进空荡荡的车后座,连皮革的纹路都一清二楚。

她惊异地眨了眨眼,被陌生人体贴理解的好意让她心头发烫,工作的难处苦处统统涌起,对于这样一位完美的男性,她实在不想作出任何表达不信任的失礼举动。于是她踮起脚,隔着值班室的玻璃,确认那些低矮的座位底下的确没藏匿人影。

“抱歉久等了,先生。” 她摁下按钮让横栏向上抬起,“请进。”





破车库阴暗潮湿,墙体严重斑驳脱落。

安迷修下车环顾四周,空无一人,这种小旅馆本来就冷冷清清,虽然距离Sandman镇不远,但环境设施真谈不上好,平时仅供过路客临时停靠。

闲人自然是越少越好。而且,安迷修抬头,这里也不会有心思安装监视器,从他的立场而言,小旅馆反而比大规模的酒店要省心。

安迷修没有随身行李,他走到车尾,钥匙插入孔旋转半圈,后备箱咔嗒一声就开了。

车盖掀起,清脆的回音扩散进空气,随之而来的,还有埋藏着的浆紫色莓子的清甜气息,安迷修扭头撇向一边,挥手拍散那些更加醇香悠长的后调。浓烈的Omega信息素让安迷修不自觉地心跳加速,他只能释放一些自己的信息素来平衡浓度。

“你他妈是想颠死我。” 雷狮跳出后备箱,落地险些没站稳,他扶了下车后盖,满脸不悦地向安迷修伸手示意。

“我们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。” 安迷修递给雷狮一包纸巾,看着他擦去鞋子边缘沾上的三里路外森林的泥土。

雷狮擦完鞋,顺手丢回了纸巾包,双臂向上开始活动僵硬的身体。安迷修趁他作伸展运动的工夫,搬出一个大型拉杆箱,拖动箱体放在雷狮跟前。

雷狮瞅了眼,然后烦闷地踹了它一脚。

拉杆箱是由特殊材料制成,表面平平无奇,却能够隔绝Omega气息。这种材料稀贵,因为无论从宣扬人权平等,还是意图奴役化Omega的势力来说,它都是不利的边缘产物。安迷修心疼箱子,顺带也心疼一把自己,在如今不能用伪装剂和抑制剂的档口,雷狮一点都没有危机意识。

“要我请你进去吗?” 安迷修在地上摊平箱子。

雷狮不理会安迷修的那点酸味儿,他试着踏进了一只脚,然后蹲低身子,大概是在测试箱子大小和自己腿长的适容性。

“就不能做得再大些……”

雷狮嘴上抱怨着,像是软体动物般钻进了箱子。空间狭小,他必须蜷起双腿,面颊紧贴膝盖,小幅地调整到较为舒服的姿势。

“动作小心点,” 雷狮窝在拉杆箱里怒瞪着安迷修,用他一贯的威胁口气,“别夹着我头发,走路别到处瞎晃几。”

“是是...颠到的话就稍微忍忍,麻烦你照顾下特殊情况。”

安迷修抚平那些不安分翘起的头发,用左手贴挡避免雷狮被夹到,右手缓缓拉上了拉链。





“只有先生您一人是吗?” 前台把身份卡推还给安迷修。

“嗯,要一个单人床房间。”

平日里深夜来旅馆办手续的人不少,不过像安迷修这种一表人材的就少了。安迷修尽力压低了存在感,还是察觉到身后有几道奇怪打量的视线。箱子在视线范围内,他镇定自若地加快了写表单的速度。

现在入住旅馆的手续很麻烦,Alpha需要填写一长串的表单和保证书,更不用说体质不稳定且稀少的Omega。

“305号房,电梯前面右拐。”

安迷修拖着箱子来到电梯前,按亮上箭头等待电梯,旁边的值班小哥探头,看见他那个大型的拉杆箱,主动提到:“先生,需要我帮您搬运行李吗?”

看来人性化服务做得不错啊。

安迷修还没开口,箱子发出一声闷响。

“没关系。” 安迷修的鞋尖踢了踢地板,好像它不怎么合脚 “我自己来搬就行,谢谢。”





305号房在走廊尽头的倒数位置,上边没几个灯泡是完好的,飞蛾围着灯光打转,走廊的另一侧是半露天的栏杆。

安迷修停稳了箱子,打开拉链就放置在一旁,没顾后面窸窸窣窣的动静。

几平米的房间内仅有一扇窗,安迷修迅速拉上窗帘,在桌底和房角谨慎地检查。即使是画蛇添足的无用功,多做一步总比少做好。

“靠!你出电梯后是不是撞到了墙....” 雷狮没抱怨完就被安迷修赶着推进浴室。

“明天还要事要做,你快点弄。” 安迷修是真希望雷狮能少说话。

安迷修需要一段空白的时间。全身的神经都是绷紧的,背脊上满是冷汗,外加开了一路的车,等他放松地躺在沙发椅上,才发觉浑身肌肉酸痛得要命,握紧方向盘的手臂每一处都在叫嚣着休息。

不管怎样,他们终于平安到达了第一个目的地。

淋浴间传来哗哗的水声,封闭的室内仍然有未散去的香甜气息。安迷修调整呼吸,重新适应了下新的环境,他把镇静剂放回口袋,目前的状况尚在可控范围之内,若平和的状况延续下去,他会选择不靠这种东西。

安迷修阖上眼睛,心跳声很重,占据了大半的思考空间,这令他难以冷静地入眠。

刚接下任务时浑浑噩噩的窒息感再次没过胸膛。冰冷的海水浸透骨髓,蔓延在血管脉络,他浸没在无垠的海面之下,五感渐渐变得恍惚,水压冲昏了头脑,他漂浮着,感受自己的无力和苦涩。这种复杂纷乱的情感,一半源于任务的内容,一半源于雷狮自身。

“我接下来说的话,像你这样的平等主义者可能不会认同。” 安迷修的顶头上司面容严肃,两指夹着钢笔笔盖敲击桌面,“比起一个活生生的Omega,我们更希望你把他当作一件物品,或是一件锋利危险的兵器...先不要打断我,听我说完。省去多余的麻烦和桎梏,这样的关系对你好,对他也好......”

说得倒轻巧。安迷修深深地埋住了脸。

“怎么?你想和我睡一起?” 雷狮独有的招呼声拽回了安迷修的思绪,他裹着浴巾坐在单人床上,水珠从发梢滚落至白色床单,留下几滴深色的水迹。

“这张床归你。”

安迷修随口一说,房间里的气压却立刻发生了变化。

雷狮的视线转向另侧,目光锐利了几分,虹膜深处隐约有乌云密布前黯淡的灰。某些误解可能因过分敏感而产生。安迷修思考了一秒,飞快地接话道:“明天你还得坐箱子,所以现在省点抱怨的精力,好好休息。” 他指了指浴室,“我去睡浴缸。”

“逃得这么远,你是在怕什么。” 黯淡的灰悄无声息地隐去,雷狮从容调笑道,“我又不会现在就上你。”

安迷修自认脾气良好,忍耐力尤其过于常人,但第一次在隐私方面被如此挑衅——他认为自己有必要展现下主导权。如若旁观者提出疑问,他会矢口否认,这并非出于身为Alpha自尊,而是为今后的和平相处铺路。

安迷修两三步跨过距离,按着雷狮的肩膀把他压倒在床。雷狮有些意外地眨眨眼,紫色眼睛里的水汽跟着颤了颤,安迷修没出声,在雷狮想起给他一记飞踢之前,直接俯下头先去亲吻雷狮。

这是一个技巧相当差劲的吻,不过,安迷修的体质素质都很优秀,各因素综合下足够压制住对方,清洌的Alpha信息素从口腔蔓延到全身,盖过了那股子飘来飘去的不安分甜味,雷狮没反应过来就被浇了个透心凉。

“唔......安、安迷修...你抽什么风……” Alpha信息素呛了雷狮满口,他推着安迷修的肩膀,差点喘不过气。

“满意了吗?”

安迷修分开他们交合的唇瓣,起身退后。头也不回地重重甩上浴室的门。






TBC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..................爽完了
跟地狱催更人讲脑洞讲到暴起
他说我写死都写不完
但我忍不了了!!!!!!!(先爽一下)
是谁给我的勇气打(1)又是谁给我的勇气表演我不及格的ABO.......

评论 ( 36 )
热度 ( 73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