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ABO】 黎明抵达(3)

→ “背后传来熟悉的Alpha气息,执意地、小心翼翼地敲开一道保护层的口子,说不准有一点点的愤怒的情绪。雷狮停下动作......”


◈ 标配AO
◈ 架空背景
◈ 含有私设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“Omega不是生育的工具!” 街头巷尾都在奔走呼号,他们把标语贴满了居民墙,试图让那些昧良心的极端人士醒悟。安迷修正巧被派遣去清理这些纸张,他和当地警察撕了整整一个下午,手指磨破了皮,砖头缝里的白色浆糊还没刮完。最终,警察们泄愤似地将纸张烧成一团,浓烟滚起,焦味调动起平乏的神经。安迷修站在墙角,这里看不见火光,他一打打地叠好纸,送给街边靠卖废品为生的乞丐,顺带藏了好几张在风衣里。

战时压抑紧张的氛围多多少少会影响孩童的成长,所幸安迷修有一位好老师,在封闭的教育环境下,他的老师尽力地引导他去拥有一颗温柔包容的心。

安迷修以前接触过的Omega,多是待在实验室里辅助研究,或者是印在同事茶余饭后炫耀的照片。他对此感到惋惜,天生的体质差别不得不产生代沟,即使他们的原初灵魂是平等的,后天要素却不放过任何影响的机会,由外渗入腐蚀着难能可贵的美好,或称之为天真。

平等主义者的惋惜叹息,持续至安迷修的少年时期。

直至雷狮出现。

雷狮走进总部大门的那一刻,即打破了常规认知,他毫不隐瞒自己的性别,Omega信息素嚣张地在大厅流窜,像是要昭告天下,他是稀少中最稀少的存在。质疑声蠢蠢欲动,安迷修准备好伸出援助之手,然而意外的,没过多久所有的质疑统统噤声,所替代的是雷狮惊人的实力成绩。

如此有“个性”且战斗力强悍的Omega,放世界平台恐怕都没几个。雷狮很快名扬...不,也只是在他们内部名扬千里,对外界,他们的信息长期处于最低的开放状态,

安迷修回忆起他第一次见雷狮,那根本不能算相遇,只能说是单方面的起始点——以此为原点,他画出了第一个圆。

那时是深更半夜,安迷修和朋友A坐在办公室里,两人正通宵赶工作报告。雷狮做任务晚归,脸色不好地踢开门,一身没完全抑制住的信息素和血气,香甜又危险,经过他的Alpha统统绕道而行,躲得远远的,更有甚者现场掏镇静剂注射,生怕受到信息素的影响。

安迷修在埋头打字,空隙间想提醒A撑不住就打点药,他说了几句没人应,于是抬头,发现朋友A的眼睛直勾勾地跟随白色头巾转动,喃喃自语:哥们,我要去追那个Omega。

安迷修顺着他目光看去,重新低下头:你口味这么野啊。

他嘿嘿地傻笑。

事后安迷修非常后悔,当时自己怎么一句劝阻都没,简直枉为朋友。

因为其结果大致可以猜到——朋友A鼻青脸肿地悻悻而归,手捂肿得像桃子的半边脸,说自己再也不敢了。

“他就是个疯子。” 朋友A揉揉左眼下的淤青,语气哀怨。

安迷修调出几个文档,认真道:“雷狮的临场判断、策略、包括格斗能力都比一般的Alpha强,即使扣除额外的处罚分,他的任务积分也高你一截。如果他是疯子,总部的其他Alpha都该颜面扫地了。”

“你查过他的资料?” 朋友A的语气转瞬变为揶揄,好像刚刚的哀怨都是装的,“哎哟,挺上心的嘛!还以为你平时只撩长腿女生,真是看错你了。难道说...你的口味也很野?”

“...... ......”

安迷修能百分百确定,他陈述的是事实,但他对于雷狮个人的好感绝对低于及格线。所谓额外的处罚分,源自雷狮总是卷进无辜路人、无公德心地毁坏公物等等一系列超出计划的行动,还有他不要命的战斗方式,喜闻乐见的医务室常客——这些都令雷狮的综合评价变得扑朔迷离。

而且,安迷修了解的也仅仅是表面,更详细的,例如经历和心理评估,以安迷修的权限暂时还看不到。

他回想起雷狮的那身白衣和血气,他走过他的面前,鸦羽似的睫毛下没有野兽的杀意,玻璃晶体倒映的,是无波无澜的平静海面。他呼吸一窒。事情的发展无比自然,骄傲不服输的Omega形象深入人心,安迷修用心体会,却体会出了一丝蹊跷,换句话说,就是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“负责定期检查的心理医生,上一个你中意的Omega...” 安迷修问,“就是大波浪卷发的那个,没忘记吧。”

“我认识,怎么了?”

“你之前不是说要跟她约饭来着,能不能打听下雷狮的详细资料,比如,” 安迷修顿了顿,“他的'自杀倾向'一栏,是绿的,还是红的。”

朋友A一愣,“你突然提这个什么意思?体检啊...他年末刚做过一次,各项数据正常得不能更正常。你想想,那可是一个能胖揍Alpha的Omega......自杀?哇靠,他没把我杀掉就谢天谢地了。”

安迷修无奈地赔笑,自己也觉得这问题没头没脑,他和雷狮一个招呼都没打过,哪来的自信去揣测Omega的心理状况。

可是,异样的感觉挥之不去。

疯子...吗?他没来由地想,那或许是个清醒的疯子。





安迷修跑到现场的时候,场面略有些惨烈,他避开满地的玻璃渣,又险些踩到掉在一旁的鸭舌帽。

是酒味。他皱眉,再飘香的酒也不可能如此浓烈,清甜酿制的成熟,这是雷狮信息素的后调,还加入了某些烈性的真实酒精。

Omega信息素不可控地肆意撩拨神经,安迷修循气味找到雷狮,雷狮像是没意识到他的存在,背对着他,捡起一根断掉的椅子腿。

“雷...!” 安迷修喊到一半,似乎是意识到什么,即时刹住了车。

地上还躺着几具人体,气息微弱,早晨的酒馆弥漫着堪比夜晚的酒精浓度,安迷修辨别不出他们的信息素,也没空救助伤员,因为当务之急是要震慑住面前这个惹事的Omega。

背后传来熟悉的Alpha气息,执意地、小心翼翼地敲开一道保护层的口子,说不准有一点点的愤怒的情绪。雷狮停下动作,没有朝后看,他缓慢松开手,那根可怜的椅子腿再次落地。

Omega信息素渐渐收敛,分部人员这才敢冒出头,肢体动作加语言,赶跑那些路过的围观群众。

安迷修靠近雷狮,从后头提溜起他的衣领,手指触碰到颈后的腺体,雷狮浑身一僵,没有反抗,被力道拉扯到安迷修的身边。

酒味更重了,贴紧围绕着安迷修打转。

“安迷修...我...我是不是......” 雷狮回头,眼尾都有些泛红,他的衣服脏了一块,整个人从头到脚写着不稳定几个字,看在安迷修眼里像是一只刚打完架可怜兮兮的野猫。

“你只是喝酒了。” 安迷修捏住雷狮的面颊。

“张嘴。”

雷狮理解了几秒,随即听话地张嘴。

他伸出舌尖,抵着下唇,柔软的物体因酒精添色更加红润。安迷修的大脑瞬间当机,他忘了自己其实是个新手,不过事已至此,只能死马当活马医。

嘴唇轻柔地覆上,顾不得思考,安迷修伸进舌头,顺应本能地在里面舔了一圈,气泡感冲淡了令人晕眩的酒味,技巧再差,雷狮仍然被舔得浑身发软,漏出几声微弱的音节。发烫的皮肤需要降温,安迷修此刻正巧相当于冰敷帖,雷狮环住安迷修的脖子拉近距离,强迫他继续。

可能是酒精的缘故,他们直吻到嘴唇发麻,安迷修进步得很快,由实践学会了接吻换气,他环抱雷狮的腰,回应Omega热烈的生理诉求。

甜味的信息素没再到处作妖,而是柔和地缠住安迷修,气氛变得不太对劲,安迷修首先清醒过来,他提起雷狮的后领往后扯。

雷狮抹了抹嘴,紫色眼睛里有什么在浮动,死盯着安迷修摆明了是不想分开,安迷修被盯得发毛,赶紧把鸭舌帽捡起,重新压回雷狮的头顶。

“对不起!我不知道两位是...这样的关系,是我们疏忽大意,才会发生这种事.....”

酒馆老板原本躺在床上,被外边的吵闹声惊动,得知贵宾遇袭,立刻鲤鱼打挺似地跳起。此时他必须站出来应付局面。

“不好意思,给各位添麻烦了。” 安迷修面带不小心被撞破的微笑,“我们本来不想隐瞒,只是局势所迫,总部管这个还是挺严厉的。”

我懂我懂,老板心领神会地点点头。

警方和救护人员后续到场,赌徒们被一个个抬走,值得庆幸的是,雷狮力度控制得恰好,加上些许运气的成分,人都没死。而且女酒保表示她可以作证,是对方骚扰在前,雷狮不需要录口供或者走一遭,当然,其中是否有特权存在就不言而喻了。

酒馆恢复应有的氛围,雷狮却始终站在原地。

安迷修口袋里摸出抑制剂的半块药片,转身扔进垃圾桶。

“资料还差一小半没处理,你先和我进去,冷静一下然后我们再...雷狮?” 安迷修好言好语相劝。

雷狮没搭理他。

真没办法啊。安迷修直接牵起雷狮的手,大步往里走。周围一片笑意的哄声。

“你丫!” 雷狮骂到嘴边,又因为视线不得不收回。真有你的安迷修,他恶狠狠地想,然后用指甲使劲掐安迷修的掌心,

他也太用力......很痛,皮肉估计掐红了,安迷修咬咬牙忍着没放手。





雷狮坐在那张椅子上,安迷修飞快地核对完余下的资料便站直身,他惊奇地发现,分布人员们都站在他们三米开外,形成了一个微妙的围观圈子。

“咳咳,今天的事......”

“我们会保密的,祝你们幸福。” 不知谁的声音响起。

随后办公室内齐声大喊:“99!99!99!99!99!”

“谢谢大家......”

安迷修道了一遍谢,故作亲密地拉着雷狮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



“放开,再不放我就报警了。” 雷狮越走越快。

“再等等。” 安迷修手牢牢地握着雷狮。

他们漫无目的地走了好几百米远。

等到酒馆的影子模糊,行人不再注视他们,雷狮猛地甩开安迷修的手。

他脚步虚浮,走得倒挺稳。

不愧是专业贪酒的酒鬼。安迷修暗自感叹。

雷狮边走边擦嘴,“真不想和你传出奇怪的小道消息,喂,你现在离我远点。”

“这里穷乡僻壤的地方,传不出去的你尽管放心。” 安迷修走得更近,“况且刚亲的时候是谁拉着我不放?说好的不能喝酒是谁喝到信息素失控?”

雷狮哑然。

他们又漫无目的地走了好几百米远。

白云闲散,麻雀应和地叫,小镇设备落后但环境足以吸引异乡人。雷狮低头数脚下的石子,身后的安迷修突然提议:好不容易来一次,总得去矿区看看吧。

“我们可不是旅游。” 雷狮一副认真的腔调,“业绩完美的大人物主动变更计划,您是吃错药了,还是脑子被熏坏了。”

安迷修摇头,“任务没规定私人时间的安排。”

“私人时间?那你拿来说教我的事可就过期了,因为——那也是我的私-人-时-间-。”

“你以前违反计划的性质要恶劣得多,别放一起相提并论。”

“性质和结果是一码事,你的'和'我的'事就不是一码...你这么双标的么。”

“雷狮。”

安迷修停下脚步,雷狮下意识地也停住,他很快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停,明明能走得更远,却错过了迈开步子的最佳时机。安迷修低头瞧着自己的鞋尖,那脸色,真是够难看的。

雷狮看着这张深仇大恨似的苦瓜脸,看着看着,竟然笑出了声。

他想不通安迷修为何执着于公费游矿场,自己答应也绝不是一时心软,大约是觉得安迷修有表情比无表情、跳脱条条框框比无趣的工作机器时,要有意思得多。

行啊,他扬起下巴,你既然想去本大爷就赏脸陪你去。






TBC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关于雷的信息素 是 那什么莓子酒 甜度相当高了 有一点点涩 后调的酒味会偏重

不小心沉迷了游戏
还激情打了几份工
......而且我又想摸鱼了我......需要摸鱼!!!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59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