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ABO】 黎明抵达(4)

→ “雷狮看向夕阳,他的白色头巾一晃一晃,仿佛下一秒,即将消失在通红的灼烈日光之中。 ”

◈ 标配AO
◈ 架空背景
◈ 含有私设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无论哪里的食堂,都不是能吃好饭的地方。

“敬请欣赏!总部今天的菜单:白水煮青菜、凉拌黄瓜、番茄炒蛋......” 报幕的刺头恶劣地笑了笑,“咳咳,下面才是重头戏——茄子烧肉!还有人见人爱的萝卜排骨汤!”

“我的天,我该不是在做梦吧!竟然听到两道肉菜的名字!” 他捏着嗓子故作夸张地大喊,情感丰富,语调到位,顿时赢得满堂大笑。

接近枯死的空气,需要小小的幽默表演来挽救。

“不要茄子,谢谢。”

安迷修微笑着接过餐盘,离开窗口,转身走了几步,避开驻足围观的共事者们。“安迷修——” 身后有人喊他的名字,安迷修停下脚步,转头想答,突然面前一阵风过;Omega信息素恰好擦过他的肩膀,他略略偏头,撇见一抹明丽的紫色。

是雷狮,安迷修立刻反应过来。雷狮走得很急,差点撞翻安迷修的餐盘,他似乎没注意到安迷修,只顾着自己往前走,白头巾飘在脑后一晃一晃。

一小撮人跟着雷狮,前后始终保持着距离,但雷狮看上去心情不佳,打完饭就径直走向偏远的座位,意图明显,远远地甩开他们。

他坐在靠窗,留了一个背光的侧影。

或许是错觉,安迷修站在光源遥远的方位,静静伫立着,鞋尖正对他的鞋尖,形成完美的斜角,上下左右的封闭空间被陡然拉长扩大,嘈杂笑音变成了阵阵漫长的回声,然后逐渐模糊、停息,回归平整无波的水面,徒剩下彼此的心跳,一下,一下,重重敲击着玻璃屏障。

一声裂痕的刺响,他回过神,直白的正午日光刺得眼睛发痛,但是他,依旧能辨清他指节的弯曲弧度,和垂下的睫毛。

安迷修想,若此时窗外是夕阳,那么正如书本中所描绘,他应有淡边的轮廓,发丝尖泛着光亮,头巾上的星星柔和朦胧,金红色的影子,浅浅地浮在白色瓷砖上。

谁都无法踏入他的领地。他的同伴已经放弃似地另找座位。

“安迷修?”

安迷修的左肩被拍了一下,他没回头,低声说了句什么,一个人向窗户的方向走去。他的同伴早习惯于他的单独行动,知道他为人多么固执,不可劝解,也就随他去了。

我为什么要走过去?我应该做出什么样的表情?又应该对他说些什么?...... 安迷修的大脑在飞速运转,同时因为过量的呼吸而缺氧发胀,一片空白,其结果即是徒劳无功——他不知道。

安迷修懵懵地坐下,某种陌生的气息,立刻席卷着将他吞没。这可不是什么美妙的Omega信息素,从试探、怀疑到实质杀意,应有尽有,玩笑似地团团围绕安迷修。

他低下头,夹起一小块青菜,放进嘴,筷子尖重新回到原处;他张了张嘴,很可惜,没能发出任何声音,筷子尖又夹起另一小块菜叶。

我就像一个准备搭讪的Alpha,他愁闷地想,而且胆小懦弱。雷狮一定在等自己开口,内心嘲笑他,然后再毫不留情地拒绝......运气不好的话,可能还会附带物理性的拒绝。

安迷修沉默着夹起最后的青菜,已经没有退路了,抱着之前脑抽犯了错现在只能拼死一搏的赴死心态,他小心翼翼地抬眸;对上了那双紫色的眼睛,雷狮正咬着贩卖机掉落的饮料的吸管,饶有趣味地笑看自己。

“!” 安迷修心下一惊,他没做好心理准备,也没分析好那紫色里蕴含的情绪,由于本能的礼貌反射弧,他自动地,作出了最标准的自我介绍:“你好,我叫安———”

“———安迷修。” 雷狮笑着抢了他的话。

陌生的声音念出自己的名字,安迷修心跳得很快,他张了张嘴,仍旧没能发出任何声音。

“如果要问,我为什么知道你的名字。” 雷狮放下饮料,“答案很简单,你也许会感到高兴,研究室的那些Omega相当看中你,每天叽叽喳喳地谈论个不停,他们对你的评价是...绅士....嗯,对就是这个词。虽然在见识你残念的笑容后,他们都会选择闭嘴.......”

看来自己留给对方的第一印象相当糟糕,安迷修不知该从何解释。雷狮的话语并不客气,这在意料之中,也论证了他并不孤僻,甚至称得上善于言辞。

一个以骄傲堆砌而成,漂亮自我的Omega。

“雷狮。” 安迷修攥紧拳头,手心似乎在冒汗,憋了半天才念对他的名字。

雷狮挑挑眉算是回应,单手撑着下颚,甜腻的气息慢慢地向上浮,如此近距离地接触Omega信息素,安迷修有些手足无措,注意力都拿来守住自己的呼吸,乃至于他有意忽略,那尖锐刻薄的敌意。





他们搭上前去矿场的公车。涂红漆的铁皮壳缓缓前行,乡下地不存在马路,坑坑洼洼,一移颠三下,造成了极其刺激的越野体验。老式车厢内也不存在扶手,前胸贴后背,装满的一箱人被颠得东倒西歪。

安迷修揽过雷狮的腰,让他靠近自己。雷狮根本没有拒绝的权利,狭小的缝隙空间全被挤去,即使肩被轻微蹭到,他也会皱起眉头,因此,与不知哪来的陌生人挤在一块,还不如多忍受会儿安迷修的味道。

太近了。安迷修的脖颈朝左边僵直着,为了错开彼此的面孔。他有些庆幸雷狮喝了酒,酒精热度挥发变薄,稀释进空气,正好能遮盖甜味的Omega信息素。

“叮——叮——叮——”

司机摇响铃铛,公车停在孤零零的路牌旁,诺大的地方,仅仅只有一个指示用的标志物。

经过短途颠簸,人们终于放松地呼出一口气,肩头向前,侧身陆续地往车门挤。后背和臂膀被各种不留情地擦过,安迷修本能地想拉近身前的人。雷狮感到腰间的力道变重,他猛站住了脚,后脑勺撞到安迷修的额头,安迷修吃痛地一停。

“怎么了?” 安迷修捂住额头,“这里人多,我们...”

雷狮抬高帽檐,瞪了安迷修一眼。

安迷修接收到威胁的信号,眨了眨绿色的眼睛,完全没意识自己哪里出了错,伸到腰间的手毫无放下的意思。

“两位乘客,请尽快下车!” 司机朝他们吼道。

他们挡在最中央,身旁的人流散开,如避开礁石的海浪,粗鲁地挤过僵持不下的两人。安迷修侧目,试图寻找人群中移动的寄托物,作以掩饰,回避雷狮的目光。

所有人的视线不偏不倚,聚焦在几步路外的矿区入口,表情专注得可怕,抛开思考和言语,身躯擅自活动着迈开大步,不断向车门涌出。

他们被挤得越来越贴近,一点点抗拒的力道消逝在流动的时间。

“......啧。”

距离缩得不能再短了,他们必须得离开。雷狮压低帽檐,手指缠住安迷修的领带,安迷修哎哟一声没说出口,就被以颇为别扭的姿势,脚步踉跄地攥下车。





矿场原本只是座小土山,在战前偶然被开发,因出产某稀有矿石而闻名。矿区外沿,搭建着很多临时帐篷,多是偷来的军用款,“冒险者们”长期居住在此,逐渐发展成独立的地盘,他们不惧刮风下雨雷暴,甚至是远征而来的警方同志。

“咳咳!一股土味。” 运作中的工人走过,挑起的石头扬起片片尘土。雷狮象征性地咳了几声:“你花公费就为了来这个破地方!”

安迷修仗着 '世界很大,我想去看看,顺便带上你' 的观点,据理力争。

“省点心吧,我这辈子都不稀罕--” 雷狮用力踢飞一颗石子,“--欣赏这种破烂矿场。”

“我也不相信你有这种兴致,除非你对'矿场'二字有什么误解......你到底在打什么鬼主意?” 雷狮盯着他的眼睛。

安迷修无法回答。

“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假期。” “看管好他。” “既然你是平等主义者......任务的重要性你明白吧?” “安迷修。” “安迷修!” “你要顾全大局。” “最正确的就是最荒谬的!” “不要做出格的事。” “你是最佳人选,我们相信,这次你也一定能完成任务,因为你————

你是业绩完美的安迷修啊。

他做了一个噩梦,随即独自梦醒。

多余的善心,和一己私欲,可能是搭载希望的绳索,也可能是扎入骨的锋利冰锥。所有存活着的理智教条向他呐喊:你不应该这么做!快回到正轨!他的确不应该这么做,当通往深渊的路途不能改变,那些零星的光芒将......

“说好的看完就走,别总是傻站着。” 雷狮的声音突兀地响起,“不嫌丢人。”

安迷修恍然间彻底清醒,冷汗流经额角。他下意识地想寻找那双紫色眼睛,雷狮却不再看他,独自一人,走向矿区深处。





安迷修走在雷狮身后,周围人群的密度开始变大,摆地摊的商户、汗流浃背的劳动者、偷腥的过路人,构成一张完整的链接网。虽然没人注意到他们,但他还是加快了步伐。

直到雷狮无预兆地站住脚。

这是安迷修第二次,险些撞到雷狮的后脑勺。

怎么回事?安迷修从雷狮背后冒出头,挡住去路的人裹着一身黑袍,阴影笼罩着整张面部,周身弥漫的,显然是Alpha的气息。雷狮皱着眉想要避开,那人眼疾手快地硬塞给他一份传单,没多作纠缠,便悄然离去。

现在打广告的人真敬业啊,还用奇装异服吸引目光,安迷修感叹着,目送黑袍离去,他注意到袍子背后印有一个白色标志,安迷修觉得眼熟,一时半会儿却忆不起。

“哎,这年头工作赚钱不容易。” 安迷修伸手去接传单,“他发的是什么?”

雷狮的手僵硬着,状态显然不对劲。他甩开安迷修,呼吸急促,Omega信息素在不稳定地波动。

安迷修的脸色也跟着变了,他一下抽出雷狮手里的纸,晃眼看见黑色的底纸上,印着露骨淫圌荡的图片,满面是Omega白花花的肉圌体和下俗文字。他呼吸一窒,立刻撕碎了那张纸。

蹲在路边的Alpha发出嬉笑,对着传单,开始龌蹉地向下动作,不太妙的雄性气味四散漫溢。

安迷修急忙推着雷狮到一旁的空地,让流动的空气冲淡那些肮脏气味。这也太嚣张了。在公共场合如此大肆贬低Omega,已经能定为讨乱社会秩序的罪名,滚进去吃牢饭,该说不愧是独立区域,背后的各色人物都敢抛头露面。

安迷修良久开口:“......没事吧?”

“我们可能撞大运了。” 雷狮别过脸去深呼吸了几次。

安迷修认真回忆方才的情形,末了,恍然道:“你是说...那个标志?”

雷狮点头。

关底的最终BOSS提前登场,说不准是好运气,还是更加不安定的要素。

“拜你所赐,出门左拐记得买彩票。” 雷狮揶揄着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,不稳定的信息素似乎已然平静。

他们绕过小山丘,这里没有植物遮挡,安迷修伪装成工人推着小矿车,雷狮则手插口袋,悠闲地散步。他们试图捞些线索,可惜一无所获,黑袍的影子根本无迹可循。

虽然只有一个标志,结合现实的条件,安迷修愈发认为可信度在提高。资金是集团运转的基底原料,哪怕是小打小闹的民间邪圌教组织。其中稀有矿石就是很好的选择,如果有私密的渠道,通过出口即能快速获取大量资金,更何况这里没人管辖,乱成一团糟。

通知小镇的人员赶过来需要时间,极有可能血本无归,安迷修一边悄悄观察雷狮的表情,一边冷静分析:“现在出手,如果有幸也只能围剿小部分成员,不成功的话,可能还会打草惊蛇。”

雷狮仿佛又回到那副没事人的模样,笑着接话道:“而且,我们最终总能解决这个麻烦的,不是吗?”



(触发BGM:♪♪♪



他们回到矿场入口时,夕阳落晖,将天边染得橙黄;脚下的泥地土丘,来时晦暗得不堪入目,如今竟呈现沙漠般的淡金,雷狮说,这里十分之一的颗粒都是矿石碎片,沐浴于黄昏,因此才有闪烁的光芒。

鞋底摩擦,砂石滚动,沙沙声划破暖色调,再细密地缝合起来,难得的温柔静谧由脚底蔓生,安迷修沉浸其中,久久体会到时间的流动。他回顾了一圈,望向身旁的雷狮。

雷狮看向夕阳,他的白色头巾一晃一晃,仿佛下一秒,即将消失在通红的灼烈日光之中。

“雷狮,你站着不要动。”

安迷修说得很轻,像是在自言自语。他不饱有过分的遐想,但雷狮真的停下了,逆着光,留给安迷修一个侧面剪影。

他有着淡边的轮廓,黄昏停留在他柔软的发梢,他的影子是金红色,浅浅地、浅浅跟随他的脚步而上下浮动,他深紫色的虹膜,则被衬托出更加艳丽的色彩,像是什么剔透的天然矿物,安迷修叫不出名字,只觉得它无比珍贵,独自燃烧,独自绽放,难以让世人共赏,埋藏在黑影反面顾盼生辉。

一切正如书本所描绘的美好,令人不忍触碰。

“回去了。” 雷狮对安迷修摆摆手,转身就走。

转身的刹那,安迷修能确信,他听见了糖块咬碎的脆响,空气里留下一个个脚印,而这些气味他再熟悉不过——是薄荷。

雷狮走远了,他的身后,覆盆子的甜味飘散不去。






TBC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不是BE 

最后的BGM非常适合黄昏和矿场,我能力有限写不出感觉但还是忍不住分享一下

这章内容的确很压抑,而且慢吞吞的,很多地方还很晦…但如果自己解释自己的文章那就输了啊.jpg 然后谢谢大家的评论......用这段BGM返回去看上面的部分也是可以的(。)

评论 ( 18 )
热度 ( 383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