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兴趣使然】【哎身体又差了...请个假】
【即时新闻和讯息过期后会藏进箱子里】
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◈ 海边捡到的琥珀 ◈
◈ 只是块普通废料 ◈
◈ 多功能养老博主 ◈
◈ 爱好是自言自语 ◈

(Not王中王 Yes虎珀 Emm虎皮)

......

评论都会读!谢谢打call🐅

有事请私信!乐意效劳 🙌


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—💫🍁



❤️💖💛 我永远喜欢酒驾太太😭

🔥❓🔥 悄悄暗恋着颜色老师😶

☕️🎈🐟 九夷老师狙老师是神😶



🌰试问:谁、不、喜、欢读然老师







💪😊🤜

© 清澈的琥珀
Powered by LOFTER

【安雷/学院paro】 他们被青春撞闪了腰

#标题内容无关# #现代诗#

◈ 神经病日常 崩坏无厘头
◈ 高中生安雷 四川人格瑞
◈ 凹凸走班制 方便撒狗粮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--早晨 7:05
--教室A

安迷修伏在桌面上奋笔疾书。
很急。
他当然不是在抄作业。品学兼优安迷修,凹凸中学小白花,兼任老师们的心头宝,这些名号可是响当当的。
不是吹,安迷修思考题目的速度比某些人抄得还快。一道题给三种解法,老师为此特意找他谈话,希望他能体谅下老师批作业的辛苦。
所以说,作业
只是昨天忘记带回去了而已。

如果现在有人打断自己,他一定会痛揍对方,安迷修如此想到。突然头顶传来一阵剧痛,
有人在用力地拽他的呆毛。

这种熟悉而又独特的打招呼方式——

“雷狮...快放手。”
虽然他们一直在背地里打架,但他不能保证现在的自己会做出什么。没有立刻实现诺言,只是为了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罢了。

雷狮低笑,单肩挎着包,领带歪歪地散开,一副校园黑帮的头目模样。大概是觉得安迷修的反应太过无趣,正打算走,

却发现手指被发丝缠住了。

“卧槽你这是抹了多少发胶!”

“???”
天地良心,安迷修发誓他真没抹发胶。那都是天生的,一出生就长这样,顶着这发型没去打牌难道是他的错? 【*】

以下过程省略。反正,
安迷修还是没能按时上交作业。




--上午的副课
--教室A

安迷修觉得头疼。
副课向来吵闹,那些怪胎学霸们不上课就算了,争论题目的气势都要上天了。老师在讲台上可怜兮兮的,声音低得就像蚊子叫。

而且,
后桌还特别不安分。
对,就是早上那个害他没能搞完作业的雷狮。

雷狮趴在课桌上,一只手搁着脑袋,另一只手在安迷修的背后乱滑。好像在写什么字,
单人旁右上一个囱,然后是......
安迷修屏息感受背后行云流水般的笔法,依靠多年的经验和词汇量,很快就得出了答案:
这不就是...“傻”!

......

安迷修忍无可忍,他反手向后捉住对方瞎晃悠的手腕,力道过猛,把椅背都震得发响。
周围一圈立刻鸦雀无声,心想这雷狮终于成功惹火了安迷修,接下来可有好戏看。

在万众瞩目之下,
安迷修愤怒地往兜里一掏,

往雷狮的手心里塞了颗糖。




--还是一节副课
--教室B

这节课安迷修旁边没有人,雷狮旁边也没有。
但雷狮坚持坐在安迷修后面。
其实,如果不是上节课人数太多,根本就没人愿意和他们坐一块儿。
你想试试被闪瞎的感觉吗?

安迷修靠在椅背上,若是靠窗的位子,那他一定是45度仰望天空的文艺少年。风吹起他白衬衫的衣角,明媚而忧伤。

可他背后不适时宜的一双手,让这幅校园剪影显得格外诡异。
那双手从他的肩膀一路摸到脖子,游走于锁骨之上,指尖微泛着凉意。
那杏仁型的指甲还是安迷修亲自剪的。

人啊,就是喜欢得寸进尺。

安迷修从包里翻出两包牛肉干,
递给那两个扭得跟麻花似的手。

一包五香、一包香辣,
成交。




--生物课
--生物实验室

雷狮难得认真地翻着课本。从第一页哗啦一下就翻到了最后一页,至少表情挺认真的。
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,雷狮神秘兮兮地凑过来:
“安迷修。”

话中人偏头,有些心不在焉。

“我觉得我们之间有生殖隔离。”

“???”
这进展是不是有点快。

安迷修被吓醒了,思绪开始在妄想的大草原上狂奔。

只见雷狮不急不躁,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多么惊人的事。嘴里念念有词:
“你头发这么茂盛一定是因为有生长素。生长素由顶端产生,大多堆积在侧芽,所以抑制了脑子的生长......”
他露出了抱歉的笑容:“很遗憾,我们的物种不大一样。”

“......”
我有一句妈卖批我现在就要讲。




--还是生物课

“安迷修...”

“闭嘴。”




--中午12:05
--教室A

“格瑞!格瑞!快点开始吧!”
金兴奋地塞给格瑞一张纸,
上面是一些台词,字抄得歪歪扭扭。其内容综合了鬼画符和粗鄙之语。
格瑞暗自摇头。

大家围坐在格瑞身边。

愿赌服输。格瑞的眼神里毫无波动,粗略扫遍也就眉毛挑了一下。他清了清嗓子道:

“李四魔鬼......”

金已经笑趴在地上。

格瑞无机质的声音升华了整场show。
“信不信哥飞起是就给你两脚。” 【*】
“哥老关,老子考了第二名,好开森,好开森(没有起伏)。装完怪(逼)就跑,真TM刺激……” 【*】

班里一时间充满了欢声笑语,
甚至压过朗诵者本人的声音。

“%(&%*(……&¥#!”
格瑞坚持念完了最后一句。
这话实在太脏,还好没有被任何人听到。

看来有必要找金聊聊,平时看猫和老鼠家有儿女就算了,这看得都是些啥?




--物理复习课
--教室C

说起来,安迷修学年位总是差雷狮一位。那几分的差距就在物理上。

安迷修偷偷往旁边瞄,发现雷狮根本没听课,自管自地在做回家作业。
此时手握铅笔在作受力分析图,

只见雷狮两三笔画了个火柴人,连在身上的线密密麻麻,就像是被吊死在半空 。

明明画个点就行了,安迷修不禁失笑。
这行为幼稚得有点可爱。

等到看见小人脸上写的“安”字时,
安迷修笑不出来了。




--体育课
--篮球场

“安迷修!安迷修!安迷修!”

穿过欢呼着的女生群,
安迷修朝场馆侧门走去,

斜靠在门上的雷狮扔给他一瓶饮料,
理所当然,某人稳稳地接住了。

冰的。拉开铁环,
哎哟,还带气泡。

安迷修有点感动,
今天的雷狮这么好?

不会...是过期的吧!
他急着往瓶底看——
还有三个月呢。

安迷修更加感动,
以防万一多瞟了眼瓶罐,
哦,原来是果啤啊。

啊?

脸开始发热,不熟悉的苦味在舌头上蔓延。

“雷狮...”
“你丫有种别跑!”
喊破喉咙也没用,肇事者早跑没影了。

酒驾司机安迷修最后被亲友抬回教室。




--办公室

老师束手无策。
好学生安迷修怎么会喝酒?
这肯定是有人怂恿。

那么这人是谁呢?

安迷修只是摇摇头,
一个字都蹦不出来。

其实老师心知肚明,
这俩人的动静天天有。
但没证据还真不好处理。

老师放弃似地叹了口气:
看你平时表现良好,写篇检讨就算过去了。

安迷修点点头,紧握的拳头终于放开,
掌心里留有一条红印子。

等老师离开办公室,
他才觉得委屈,涌上心头的那种,
胸闷,脑袋一热于是开始飙脏话:

“...我日你哥...”

正在拿作业的课代表卡米尔,
敏感地抬起了头。




--黄昏 17:25
--校门口

安迷修写完检讨走出校门,
此时距离放学时间已过去三刻钟。

那人抱着书包坐在对面的长凳上,
睡眼半瞌,看到安迷修顿时来了精神。

一阵风吹过,

“隔壁薯片半价,烤翅味。”
雷狮:约吗?

“......”
安迷修:不约。

“嘁。”
他起身走向安迷修,单肩挎着包,领带歪歪地散开。
“你也太弱了吧,才几口而已。”

“是啊。”
安迷修还有点酒劲,歪着脑袋思考着什么。眼神直勾勾地,看着慎得慌。
等他站在自己面前,安迷修大概是通悟了。
于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捧住对方的脸,直接舔吻那人的下唇。

“都是你的错…”

“行行都是我的错。”
雷狮半推半就,把赖在身上的人扯到小角落里。

他们彼此相拥、亲吻,
如同世界上所有的情侣。

“我...我...”

雷狮难得耐心地等待,
毕竟这白痴难得主动。

“...我真没涂发胶...”

......敢情你还在纠结这个。
雷狮白眼一翻,刚好的气氛全然消失,
毫不留恋地转身跑路。

留下安迷修独自在风中。

直到夜风转凉,冰冷地刺激在安迷修的锁骨上。
某人这才彻底清醒,
恨不得扇过去的自己一个耳光。


明天该怎么补偿好呢?








【*】打牌是YGO片场...安哥给我的第一印象是约翰...
【*】四川话部分出自《川话版小埋》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thanks for reading

雷狮,凹凸中学大黑花


没敢打格瑞的TAG
感觉会被揍

评论 ( 15 )
热度 ( 450 )